南湖新聞網

四方物流 > 新聞 > 媒體華農 > 正文

【四方物流】實現“雙碳”目標需將農業納入碳交易市場

核心提示: 在實現碳達峯、碳中和的過程中,碳排放權交易是不可忽視並值得重視的關鍵路徑。將農業納入碳交易市場為大勢所趨,需在思想認識、目標協同、方法開發、試點探索等方面下足功夫。

QQ圖片20210708160057

 

 

何可 張俊飈

在實現碳達峯、碳中和的過程中,碳排放權交易是不可忽視並值得重視的關鍵路徑。將農業納入碳交易市場為大勢所趨,需在思想認識、目標協同、方法開發、試點探索等方面下足功夫。

由碳排放引發的全球氣候變化已經給人類社會與經濟發展帶來了顯著影響,並由此成為國際社會普遍關注的重大問題。全球碳排放量居高不下,大氣二氧化碳濃度不斷加大,於2019年5月突破400ppm,進一步引發了社會各界的擔憂。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巴黎協定》提出了確保“將本世紀全球平均氣温上升幅度控制在兩攝氏度以內,並將全球氣温上升控制在前工業化時期水平之上1.5攝氏度以內”的目標。作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的參與者、貢獻者與引領者,中國根據自身國情和發展戰略,提出了“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峯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國家自主貢獻減排目標,並將碳達峯、碳中和納入生態文明建設整體佈局。

在實現碳達峯、碳中和的過程中,碳排放權交易(簡稱“碳交易”)是不可忽視並值得重視的關鍵路徑。這是因為,一方面碳交易能夠充分發揮市場機制在資源配置中的作用,是以低成本推動碳減排的制度工具。成熟的碳市場充分反映了邊際減排成本和外部成本,能夠實現增強碳定價的科學性和有效性。另一方面,從企業、自然人的角度來看,通過碳市場購買碳配額、碳匯是實現自身“淨零排放”的重要手段,有助於解決企業、自然人達成碳中和的“最後一公里”問題。

中國政府於2011年批准了北京、上海、天津、重慶、湖北、廣東和深圳七省市和經濟特區開展碳交易試點工作。經過多年的發展,儘管工業和信息化部門在碳交易市場中仍處於主體主導地位,但不容忽視的是,農業農村部門已開展了從碳市場中爭取資金的大量嘗試。例如,國家發展改革委於2012年頒佈了《温室氣體自願減排交易管理暫行辦法》,支持農林碳匯、畜牧業養殖和動物糞便管理等申請作為温室氣體自願減排項目;生態環境部於2019年在《關於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第0660號(資源環境類047號)提案答覆的函》中也指出“鼓勵和支持農業温室氣體減排交易”,並明確表示“研究推進將國家核證自願減排量納入全國碳市場”的政策設想。在地方層面,各大碳交易試點省份相繼開展了農業碳交易實踐,鼓勵農村沼氣等項目通過抵消機制進入市場交易。例如,在湖北省脱貧地區產生的碳減排量中,已有217萬噸進入碳交易市場,為地方發展帶來了5000多萬元的收益。上述政策的出台與實踐活動的推進,彰顯了各地積極開展農業碳交易的決心。我們認為,將農業納入碳交易市場是大勢所趨,需在思想認識、目標協同、方法開發、試點探索等方面下足功夫。

一是提高全社會對農業碳減排、碳交易的思想認識。雖然工業是碳排放的主要源頭,但近年來隨着畜禽養殖的增多及化肥、農藥等農用物資的大量投入,農業生產活動引發的碳排放已成為重要碳源。同時,與工業不同的是,除了產生碳排放或通過可再生能源替代實現碳減排外,作為國民經濟基礎的農業還能夠通過改善農田管理、建設農林複合系統、植樹造林等方式增加碳匯。聯合國糧農組織更是在其研究報告《糧農組織的戰略工作:可持續糧食和農業》中指出:“農業(包括林業和漁業)特別易受氣候變化的影響,而且也是氣候變化的重要促進因素。如不把農業温室氣體排放量的增長計入,則《巴黎協定》的目標將無法達成。”這反映出農業產業進入和參與到碳減排與碳交易的框架體系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

二是協調“雙碳”目標、糧食安全目標和農民增收目標。碳達峯、碳中和既是生產技術的再造,又是生活方式的重塑,更是發展觀唸的革命。需堅持系統觀念,用系統論的思想方法來統籌推進碳達峯、碳中和工作,充分協調好“雙碳”目標、糧食安全目標和農民增收目標。故應牢固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推動形成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市場化運作的農業碳交易體系,在保障國家糧食安全與重要農產品有效供給的同時,儘可能降低碳排放、增加碳匯,並使農民在碳交易市場中得到更多紅利,最終形成與資源環境承載力相匹配、與生產生活生態相協調的農業農村低碳發展新格局。

三是加強農業相關減排方法學的開發與應用。目前,無論是國內碳市場還是國際碳市場,農業大多以項目的形式通過抵消機制參與交易過程,主要原因在於農業温室氣體排放較為分散,核算方法和減排量核查等較為複雜。這意味着,將農業納入碳交易市場的基本前提是擁有相應的方法學。從國家發展改革委氣候司公佈的國家温室氣體自願減排方法學備案清單來看,與農業有關的方法學主要涉及農業設施與活動、生物質廢棄物熱電聯產、畜禽糞便管理、反芻動物減排、保護性耕作等方面,無論是數量,還是涵蓋範圍都較少。科學研究和開發編制更多的農業減排方法學,為農業碳交易項目開發提供方法指南、標準依據和實踐指導,已迫在眉睫。

四是有序推進農業納入全國碳市場。推進農業納入全國碳市場需秉承試點先行、循序漸進原則。在控排範圍上,按照“抓大放小”的原則,分清主次本末,探索嘗試將碳排放量較大的規模畜禽(生豬、雞、牛等)養殖業納入強制控排範圍,逐步擴展到農田種植、種養結合等其他農業領域。在交易產品上,按照“成熟一個,發展一個的”原則,貴精不在多,初期以沼氣碳減排、林業碳匯、濕地碳匯等為主要交易產品,逐步擴展到農田碳匯、測土配方施肥固碳減排、化肥農藥減量減碳、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碳減排等其他農業碳交易產品。同時,引導和鼓勵控排企業在碳市場中優先購買農業碳交易項目產生的減排量,為農業增效與農民增收拓展新的來源渠道。

(何可系華中農業大學農業綠色低碳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張俊飈系華中農業大學農業綠色低碳發展實驗室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文章鏈接://szb.farmer.com.cn/2021/20210708/20210708_003/20210708_003_1.htm

責任編輯:匡敏